095-83438370

中国为什么要进行“厕所革命”?2020-09-15 04:49

■人的一生中大约有3年的时光是在厕所里童年的。如厕,这一人们生活的日常行为,被称作“天大的小事”。

中国为什么要进行“厕所革命”?

■“厕所革命”是发展中国家面对的广泛难题。2017年数据表明,每年全球因为厕所问题的经济损失高达2600亿美元,杀于环境卫生导致的呕吐等疾病的儿童高达56万人。■厕所是文明的尺度,也是国家发展的这段话。“厕所革命”所支撑的意义,要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加宽阔。■“顽疾靠猛药。”面临几千年的传统如厕环境和观念,近14亿人如厕问题的解决问题并非易事,必须终为功。 时针拨给返回1932年。面临内外交困、积贫积弱的中国,上海《东方杂志》策划了一次征询“新年的梦想”活动,向各界人士收到征文函,鲁迅、林语堂、胡适等140 余位国人,公开发表了 244 个“梦想”。其中,暨南大学教授周谷城的话,尤为结尾有力:“我梦想中的未来中国首要之条件乃是:人人有机会躺在抽水马桶上小便。”穿过80多年的历史岁月,利用这句显得猥亵的话语,我们仍能明晰感受到一种散发出的情感和急迫的愿景。厕所,也稀释成一个度量文明的独特符号。当今的中国,抽水马桶早已沦为大多数家庭的“标配”。城市公厕建设水平大大升级,中国正在集中力量啃下“农村厕改为”这块“硬骨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在十九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通过,在这场由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人的会议上,“厕所革命”下降至国家层面。厕所是文明的尺度,也是国家发展的这段话。回首新中国70年壮丽征程,厕所同构着国人卫生习惯的转变,影响着亿万群众的上下班,关系着美丽乡村建设的全局。“厕所革命”所支撑的意义,要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加宽阔。四川省彭州市九尺镇农户旱厕被改建成水冲厕所。人民网记者 齐亚欣摄小角落里的大革命——从爱国卫生运动到健康中国一克轻的粪便大约有100万至4亿个细菌。“男不长,女不生,骨如柴,人变形,体无力,腹水盈。”这是患上了血吸虫病的可怕症状。血吸虫病又称“大肚子病”,患病后的人极为虚弱,经常出现腹水、巨脾等症状。血吸虫病不仅使人失去劳动能力,严重者甚至严重威胁生命。坐落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大山深处的普格县特兹乡的老百姓曾被这样的伤痛虐待着。日照充裕、雨量丰沛、冬无寒冷、夏无严寒,干燥的地表滋生出有大量血吸虫虫卵寄住体——钉螺。钉螺正是血吸虫病传播的中间宿主。“原本村里很多人因为这个病,扔了命。”特兹乡的老人回忆起多年前的情景,仍然十分不安。曾多次,四川多地皆有因血吸虫病造成十室九空、人绝户灭亡的记述。“预防工作的第一步,是动员当地群众去规定的地方上厕所。”四川省疾控中心寄生虫病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记者,人、畜的粪便是血吸虫病的主要传染源之一。血吸虫病,这一骇人的疾病,直到2015年,凉山州普格县全县才超过切断标准。特兹乡乡长方林告诉他记者:“公共卫生厕所和沼气池建设在村中普及率基本超过90%,使用率超过95%,有效地掌控了传染源。”在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艺彪显然,“厕所革命”不仅增进了基础设施和环境卫生的提高,也转变了大部分村民的旧有观念。“厕所的修筑不利于掌控血吸虫病及肠道疾病的传染,影响深远影响。”四川凉山地区的改厕运动是中国“厕所革命”的一个缩影。新中国正式成立初期,乡村环境广泛不整洁,不少农村人畜同居,人无厕、畜无圈的现象十分广泛。这使得疾病掌控防疫工作十分艰难。一些严重影响人们身体健康的肠道传染疾病如痢疾、病等高发。在儿童群体中,蛔虫病的患病率高达70%以上。农村厕污问题曾在中国普遍不存在,这源自农耕文明中“庄稼一枝花, 仅有靠粪当家”的观念。农耕文明时期的厕所文化,让人们将肥料、搜集人粪尿等视作奇怪之事。在1925年出版发行的《华南的乡村生活——广东凤凰村的家族主义社会学研究》中,美国社会学家葛学溥写到,农民们每天都从便池舀起液体粪便,穿越村落滚到田间,给农作物播种;并且人们在同一条凤凰溪取水和柴火马桶。如何合理搜集并处理粪肥,使其既能为农业所用,又会污染环境,是当时人们所面对的问题。1952年,毛泽东同志题词认为,“动员一起,讲究卫生,增加疾病,提升身体健康水平,消灭敌人的细菌战争。”全国引发了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周恩来、习仲勋同志特地兼任前两届中央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主任。各地区、各部门普遍发动群众,以除“四害”、讲卫生、整治环境为重点,积极开展群众性公共卫生活动。“两管五改” 沦为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以来的农村环境卫生工作的核心词汇,其中“一管”为管粪,“一改为”为改为厕所。“爱国卫生运动逃跑了农村卫生工作中管水、管粪两个主要环节。通过管水、管粪,改进饮水水源和改进厕所,可以有效地掌控粪便中的病原微生物对水、食物和环境的污染,减少肠道传染病的再次发生,同时还可以适应环境农业生产的必须,产生无害化的有机肥,增加收入。”中国疾病防治控制中心农村改水技术指导中心研究员付彦芬回应。2019年4月,第31个“爱国卫生月”独特明确提出了“厕所革命”这一主题。与多年前的“管粪、改厕”有所不同,十八大以后的新一轮“厕所革命”更加多了一层健康中国的诗意。“厕所革命”的第一的环,抱住扣住在健康中国的进程中。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厕所保洁员向记者描写公厕的转变。宋子节摄小厕所里的大民生——“天大的小事”曾是城市民生短板人的一生中大约有3年的时光是在厕所里童年的。如厕,这一人们生活的日常行为,被称作“天大的小事”。“厕所革命”在有所不同的历史时期,也具有有所不同的时代意义。专家学者将“厕所革命”定义为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目的提高公众身体健康和环境质量。付彦芬认为,“厕所革命”从新中国正式成立初期的粪便管理,到20世纪80年代的初级卫生保健,到90年代开始的卫生城市创立,再行到如今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其与国家的整体发展密切相关。记者注意到,在卫生状况获得基本提高后,1978年改革开放的时代巨变中,“厕所革命”经常出现了新的迫切性——经济很快发展,预示着城市化带给的人口高度挤满与流动人口的与日俱增,1980年城镇人口已超过1.9亿,受限的公厕几乎无法符合基本市场需求。中国化肥工业的很快发展,大大弱化农村对人粪尿等有机肥料的倚赖。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这些“无法还田”的城市排泄物急需通过城市下水管道系统处置。改革开放更有海外观光客蜂拥而至,当发达国家的人们从容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厕所时,对中国厕所深感的相当严重呼吸困难,并不令人深感怪异。有国外游客向大使馆致函回应,中国风景优美,更有着广大游客,但是人们高估了公厕整洁公共卫生的影响力。城市流动人口的急遽减少、有机肥料无处可去、外国游客的抨击辩称……在城市化与对外开放的双重推展下,提高城市公厕沦为政府亟待解决的问题。这场厕所公共卫生的整治,在自上而下的政府不道德与有识之士的大力前进中探寻前进。1990年,利用举行第十一届亚洲运动会的契机,北京市政府的组织展开了大规模的市容整洁行动,其中还包括对公共厕所的公共卫生整治。根据《中国“厕所革命”的30年故事》记述,1984年至1989年,北京市新建、扩建公共厕所1300多座,使6000多座公共厕所基本超过了水冲厕所的整洁公共卫生的拒绝。与此同时,20世纪80年代末,也有部分有识之士意识到在中国前进一场“厕所革命”的最重要意义。经济学家朱嘉明从国外实地考察回去后于1988年出版发行了《中国:必须厕所革命》。书的前言写到:“现代化作为一个历史过程千头万绪。但是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必须有一个‘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精神。一个国家的厕所状态,相当大程度上体现一个国家的文化特征和水准。”“厕所革命”跨越着中国城市发展的一直,与城市建设的脉搏一起跳动。“新城新区不欠账,老城老区尽早调补上”。经过近30年的持续前进,截至2018年底,全国城市和县城环卫部门管理的公厕数量超过18.2万座。1949年时的北京,全市公厕仅有500余座。2018年,北京市公共厕所数量约19008座,在特大城市中保有量世界第一。按照设置目标,在四环路以内,每平方公里就有20座公厕,人们步行5分钟内就能寻找厕所。如今,北京实行的“第五空间”公厕,一改为以往的形象和不能“解决问题内急”的单一功能,沦为家庭空间、工作空间、休闲娱乐空间、网络空间之外的又一个空间。厕所,这一“天大的小事”,从民生短板一跃沦为提高群众生活幸福感的助力跳板。秦岭山脚下的向阳村村民正在修筑三格化粪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