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83438370

全球垃圾处理混乱 不该由中国背锅2020-10-26 04:49

日本共同社11月26日公开发表了一篇为题《中国垃圾进口禁令引起全球垃圾处理恐慌》的报导。报导称之为,由于中国从今年1月开始禁令进口塑料垃圾等资源垃圾,作为出口源头的欧美和日本正苦遍寻接管方。无处可去的垃圾在各国冲刷,恐慌局面在全球蔓延到。在今年10月举办的世贸组织会议上,有抨击认为,“忽然转变政策不会助长世界环境好转”。报导称之为,中国垃圾进口禁令的影响也在日本显现出来:垃圾处理商收到大量委托,但众多处置商的处置能力已超过无限大,有些来自工厂的垃圾已塞满中间商的仓库,不能考虑到限制容许、提高处置设施的能力加以应付。美国、欧盟向WTO明确提出了这个所谓的“问题”,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重新加入“批评者”行列,日本也回应了“担忧”。他们抨击中国对有关禁令措施解释不充份。

全球垃圾处理混乱 不该由中国背锅

美国方面称之为,“世界资源垃圾的循环利用系统若持续恐慌,将加快海洋垃圾的减少”。欧美等国筹划将东南亚各国和印度作为新的垃圾接管方,以减少垃圾出口。但是,10月在马来西亚找到大量垃圾被非法弃置,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国也开始强化对资源垃圾的进口管制,欧美日等国的资源垃圾出口目的地预计将更进一步增加。中国曾多次是世界仅次于的资源垃圾进口国。联合国的统计数据表明,自1988年以来,中国每年接管全球大约一半的垃圾,其中每年进口多达700万吨废塑料,总值数十亿美元。地球上将近一半的塑料垃圾都被出口到了中国,之后这些重复使用材料又被做成了更加多的塑料制品。过去30年,美国早已向中国运送了多达1000万吨废塑料,仅有2016年就向中国出口废塑料143万吨,价值大约4.95亿美元。据英国《卫报》统计资料,英国每年有270万吨废塑料流向中国,占到该国塑料垃圾产量的2/3。欧盟27个成员国87%的重复使用塑料必要或间接出口到中国。中国每年从澳大利亚进口61.9万吨重复使用材料,价值5.23亿美元,这些垃圾大多从中国香港口岸上岸,随后被运往中国内地南方的垃圾处理车站。中国进口洋垃圾,为世界环境的洗手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中国在取得部分经济利益的同时,也代价了壮烈牺牲环境的代价。这些洋垃圾不仅有合法进口的,也有一些被非法的垃圾处理作坊重复使用。这些作坊往往不会把没用途的垃圾就地烧毁或随便挖出弃置,对环境导致很大污染。此外,可回收利用的固态垃圾中经常掺入很多高污染垃圾与危险性废物。为使原材料获得仅次于程度的利用,重复使用机构不会雇用大量人员展开手工服务公司,有害物质污染也不会对服务公司人员的身体导致损害。有分析指出,进口洋垃圾是中国在制造业跟上阶段为了累积完整资本和较慢提升人民生活水平而采行的临时性措施。随着中国工业实力大大强化、原材料市场的渐渐平稳、制造业的逐步升级,以及人们对生活身体健康水平的拒绝提升,洋垃圾注定要解散历史舞台。为了保护环境和人民的身体健康,中国要求节能减排。2017年7月,中国月向WTO通报,从2018年1月开始禁令进口24类洋垃圾,还包括来自生活源的废塑料(8个品种)、予以服务公司的废纸(1个品种)、废置纺织原料(11个品种)、钒渣(4个品种)等。

全球垃圾处理混乱 不该由中国背锅

在2017年年底前,中国全面禁止进口环境危害大、群众反映反感的固体废物;在2019年年底前,将逐步暂停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中国施行的禁令,令其许多发达国家“措手不及”。因为长年倚赖塑料垃圾等出口到中国,这些国家缺少适当的重复使用措施,开始为自己长期以来的责备付出代价。比如,英国环保部门早已获得预警,说道中国迟早会禁令进口洋垃圾,可他们并没为创建新的垃圾重复使用系统作出努力。

全球垃圾处理混乱 不该由中国背锅

英国垃圾重复使用协会首席继续执行官西蒙·埃林回应,英国政府在这项工作上展现出得“一塌糊涂”,“如果政府认真对待废物和重复使用利用,必须投资并为重复使用行业明确提出一个连贯的计划。但事实是,这个计划并不不存在”。英伦三岛目前面对相当严重的垃圾围城危机。在韩国,首都圈两市1道(釜山市、仁川市、京畿道)的绝大部分垃圾清运、分类公司以无利可图为由,宣告仍然重复使用PET塑料瓶、白色聚苯乙烯餐盒,引起垃圾冲刷及社区物业与居民对立。韩国总统文在寅回应,中国去年7月就宣告将从今年1月起全面暂停进口废旧塑料等洋垃圾,但韩国有关部门未早已提早作好打算。越是低收益国家,生产的垃圾就越多。据世界银行统计资料,低收益国家人口只占到世界人口的16%,却生产了全球34%的垃圾;而占到全球人口9%的低收入国家,只产生了全球5%的垃圾。在低收入国家产生的垃圾中,56%都是食物残渣之类。在低收益国家中,塑料、纸张纸板、金属、玻璃等可回收再行利用的垃圾占到于多约51%。地球是全人类的地球,每个国家每个人都应当担起维护人类生存环境的责任。发展中国家并不是发达国家的“垃圾灌入场”,一味谴责别国,不如从自身的垃圾排放量转行。